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雏鹰的荣耀 > 33,老妇人

33,老妇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随着太阳在天边染出一丝丝金色的霞光,年迈的莱蒂齐亚-波拿巴夫人睁开了眼睛,开始了自己又一个无聊的早晨。
  
  老年人总是醒得非常早,虽然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事情等着她来做了。
  
  按照往常的习惯,老妇人摇铃叫来了仆人,让她帮自己穿好了衣服,整理了一下已经完全花白的头发,然后她走出了自己的卧室,准备先用早餐。
  
  自从1815年帝国毁灭之后,曾经的皇太后莱蒂齐亚-波拿巴就来到了罗马,隐居在了这座宫殿当中。
  
  虽然住在宽敞的波拿巴宫里面,但是实际上这里并没有多少人居住,能够和主人一同用餐的人就更少了。
  
  餐桌边已经坐着一个中年女人,她是莱蒂齐亚雇佣的女画家安娜·芭芭拉·班西小姐,看到老太太出现之后,她连忙站了起来,毕恭毕敬地向夫人行礼。
  
  头发花白的莱蒂齐亚,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衣裙,表情得体而且庄重,只是看上去犹如丧服一样,表情低沉而且压抑。
  
  坐下来以后,她环顾了周围,然后看向了对面空着的座椅。
  
  “约瑟夫呢?”她问。
  
  这个约瑟夫,就是她的弟弟、红衣主教约瑟夫-费什,自从来到罗马之后,老姐弟两个就一同隐居在这里,过着无人问津的退休生活。
  
  世界似乎已经将他们遗忘,但也没有倾泻更多的恶意,只是将两个老人摆放在了这里,直到他们迎接命中注定的死亡。
  
  “刚刚有人送信过来,主教大人去接待了,可能需要点时间吧。”女画家班西小姐回答。
  
  送信?居然还有人往这儿送信?莱蒂齐亚心里闪过了一点狐疑。
  
  会不会是孙儿送过来的?
  
  自从得知那个从奥地利传来的轰动性新闻之后,这些天来她一直心里都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期待,以及恐惧。
  
  但是很快她就放弃了思考,她的年事已高,没有精力去思考那么多问题了,还不如听天由命,反正等下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  
  “是这样吗?那我们等一会儿吧。”她平淡地说了一句,然后在餐桌边静静地等待着。
  
  很快,同样年迈的费什红衣主教,拖着尚且还算麻利的脚步,走到了餐桌边。
  
  他的表情很奇怪,既不像是愤怒也不像是狂喜,反倒是充满了惊讶。
  
  莱蒂齐亚很快注意到了,弟弟的手里拿着一封信。
  
  “约瑟夫,到底发生什么了?谁给你送的信?”她用自己最熟悉的意大利语问。
  
  “说出来您肯定不会相信,”约瑟夫-费什红衣主教苦笑着回答,“是一位奥地利公主寄过来的吗?”
  
  莱蒂齐亚愣了一下。
  
  “路易莎吗?”她难以置信地问,然后又自己摇头否认,“不可能吧,我们早已经和她断绝所有往来了,她也不会想和我有任何交流。”
  
  虽然路易莎公主曾经是她的儿媳妇,但是自从帝国灭亡之后,路易莎已经另外重组了家庭,两边也早就决裂,莱蒂齐亚不相信路易莎还有可能主动联系自己。
  
  可是,不是路易莎的话,其他人好像更不可能。
  
  “您没猜错,不是路易莎公主的来信,而是……特蕾莎公主。”约瑟夫-费什红衣主教的表情还是很古怪,“没错,就是卡尔大公的那位长女。”
  
  “上帝啊!”莱蒂齐亚和班西小姐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叹,然后面面相觑。
  
  莱蒂齐亚虽然隐居,但是并没有完全和外界信息隔绝,至少发生在自己孙子身上的事情,她还是一直都在关注的——
  
  她分明记得,那位公主殿下,曾经被奥地利宫廷内定为她的孙媳妇。
  
  她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,并不感觉反感,相反还有点欣慰,因为这也意味着她牵肠挂肚的孙子终究在奥地利也有了个依靠,但是谁又能想得到,接下来还会发生那么多的变故呢!
  
  “她……她给我写信做什么呢?是要痛斥我们家族一番吗?”莱蒂齐亚回过神来,然后苦笑,“唉,我们确实对不住这个小姑娘……”
  
  孙儿不告而别,婚事自然也就无疾而终,那位特蕾莎公主自然也就处身于舆论风暴,承受着极大的压力。
  
  设身处地,莱蒂齐亚也能够想象得到特蕾莎公主此刻的心情——恐怕是充满了愤恨懊恼吧?
  
  可怜的孩子。
  
  “不,莱蒂齐亚,并不是你想得那样。”红衣主教摇了摇头,然后表情古怪地把手中的信,递给了自己的姐姐。“这是她的信,你先看看吧。”
  
  莱蒂齐亚愕然接过了信。
  
  信封用纸非常讲究,上面还有哈布斯堡家族双头鹰的徽记,抽出了信纸之后,一股清新的香味也随之在房间里扩散开了。
  
  接着,信纸上面娟秀的字迹,也直接映入到了老妇人的眼中——为了方便她阅读,这是用意大利语写的。
  
  “敬爱的皇太后陛下:
  
  虽然未曾见过您的面,但是我对您的仁爱早有耳闻,并且一直都倾慕于您维护家庭和对子女的种种努力,我曾经在心中无数次将您当成过榜样,希望能够和您一样,去以自己的努力去维护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庭,并且帮助丈夫延续一个伟大家族辉煌的历史。
  
  想必您也听说过围绕着我和殿下的桩桩件件,因此我就不必再强忍痛苦,继续向您复述一遍我的遭遇和我不得不经历的痛苦了……
  
  不得不承认,现在殿下将我置于了一个相当艰难的处境里,如果我不想要维护这段我已经发誓要坚守的婚约,那也就罢了;可是我不愿意违背自己的誓言,所以这也意味着我需要同宫廷甚至同自己的父母相对抗。
  
  我不害怕面对压力,我自己的誓言足以让我汲取到足够的力量,但是我害怕我的努力最终只能付之东流,更害怕殿下体会不到我的一片苦心,以至于让我们原本约定好的幸福也化为泡影……
  
  本来我们小辈的事情应该自己想办法处理,不应该闹到您的面前劳您伤神,但是现在的情势已经恶化,实在难以容许我默不作声地独自处理了,所以我希望能够面见到您,向您诉说我的痛苦,我担忧,和我的决绝。
  
  如果您愿意赐予我觐见您的恩宠,我将不胜感激。
  
  愿上帝保佑您健康长寿,能够永远看护我们!
  
  永远忠于您的,特蕾莎-冯-哈布斯堡。”
  
  虽然老年人的神经已经迟钝,但是莱蒂齐亚仍旧不免被信中那洋溢着的充沛感情所打动。
  
  “这姑娘!真是太……”她轻轻摇头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。
  
  自己眼下又哪儿算个皇太后?只不过是个隐居的老太婆罢了。
  
  一个哈布斯堡家族的姑娘,在自己面前把姿态放得这么低,确实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